【肖白】千秋荒唐

       清和月,寒莹澄碧。
        素来颠沛流离的浮云此时凝滞不前,孕育的大雨说来就来,和着这始料未及的疯言疯语。
        朱红色的大门落了漆,斑驳不平的褐痕如是此间主人的心境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别离经叛道了,走吧,不送。”肖战立在门前,冷眼俯视少年。
        捧着一颗赤诚心来表白情意的少年,顿时僵硬如铁。
        天知道肖战刚刚听到白家小厮来禀报白澍向母亲讨要“传媳”的项链时,是个什么心绪。昨夜里白澍抱着自己不放手,嘟嚷着“肖战!你着等我!”自己没问清,今日着实让自己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    而少年从未如此痛恨这清冷又好听的声音。这是曾在睡梦中也牵肠挂肚,念念不忘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白澍在风中颤抖,仰头凝视肖战。
        雨水顺着他苍白的脸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 肖战也看着他,没说话,那双平淡毫无波澜的眸子却似说尽了三个字:“你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撑了把伞,递给面前的少年,未等少年接过,便匆匆转身。

        倔强的少年在雨中不吭声。
        面若寒霜的青年落下门阀。
        油纸伞在雨中滚了一圈,沾染上泥垢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不待一柱香,却又在雨中听得“吱呀---”一声,和阵阵叹息。随着少年支撑不住,摇摇晃晃的身影,急促的脚步声惊起了水花。
        像是感知到了什么,少年安心的放松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黄昏,一身病弱的少年才幽幽转醒。肖战一手扶着白澍,一边将水递送到他唇边。
       “先喝水。”
        待白澍缓过来了,肖战见他精神尚佳,才道:“你只是太过年少,初有悸动,不知所云。把东西都拿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冲动。最初我也惊异不安,可我想好了,也想明白了。”白澍不同于以往轻快张扬的语调,毫无起伏的反道:“我只喜欢你,我也认定是你,既如此,为什么不能把项链给你?”
        “白澍,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这不是小事,我担心你没有想清楚。我孤身一人,无所畏惧,你可曾想过你自己?”肖战见他冥顽不顾的模样也觉头疼。
        哪知白澍不言不语的转过身,带着哭腔,诉道:“还要我怎么想清楚?我倘若和别人成婚,就是祸害了哪家姑娘。我想的清清白白,你敢说你对我和我对你的感情不一样么?你不敢!可你敢坦诚的接受我么?你也不敢!”
        肖战见他哭了,心绪更是慌乱异常。匆忙之下竟言:“你别哭了,还在病上么。我答应你,可好?你只要也答应我会坚持到最后。”
        听得清清楚楚的白澍忙不迭的应声:“好!”
        肖战:“……”总觉得哪里不对?

        这事算是揭过。可这下二人已确定好关系,白澍就更加无惧了。
        仗着肖战对刚刚他冷眼冷语的行为开始算起账来,越想越不平,冲肖战怒道:“我们第一场吵架开始了!我!现在很生气!还很难过!”
        肖战:“……”行吧。

        肖战自知理亏,虚心问道:“对,是我不对,你生气了,我该哄你。可你这么难哄,我愚钝,你教教我要怎么哄你,可好?”
        白澍被气的冷哼一声。“这明明赖他,还想这样耍诈哄他?”可想着他那木头,说不好会让自己更生气,只好主动讨要“福利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抱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肖战眼眸笑意盈盈,搂了上去,将他拥入怀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
        白澍默默想着:“果然木头,这也要教?”清了清嗓子,装似大爷赏恩宠,斜眼轻蔑的瞧着他,“亲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肖战俯身。
        吻向眉心。
        吻向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吻向鼻尖。
        吻向脸颊。
        笑着问:“澍儿,气劲儿消了没?”

        两人闹了一阵,便歇息了。
        白澍闭着眼睛,心满意足的枕在肖战膝上。
        肖战看他病怏怏的模样不免又来气,压着怒意,好似随意询问:“阿澍,适才为何不执伞?”
        白澍别过脸,道:“我怕你心狠,再不见我了,既然如此,怎么能在你临别之时执伞?那不是注定要散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肖战闻言既自责又无奈,回了句“蠢。”

        白澍凑到他耳畔,搂着他脖子,带着窃喜的笑问:“肖战,那你为什么又出来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喜欢我啊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对。是爱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再说一遍?再说一遍?”闻言白澍坐起来,极其欣喜。手捏着肖战的脸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。
        肖战从脸颊红到耳垂,按着白澍手,避开他的眼睛,难得讷讷无言。
       白澍拖着软软的嗓音央求道:“再说一次嘛!”
        “爱你,爱你。肖战爱白澍,够不够?”
        这下,换成了白家那位羞的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捱不过一刻钟,就又转身?
        “我怕你生病。我怕你难过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怕你心灰意冷,可你明明该意冷。我怕我抱憾终生,可我明明该抱憾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怕一世蹉跎,余生放不下,你却忘记我。白澍,我也自私。所以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寒冷的雨中,你义无反顾的奔赴我。你说在这战火纷飞的时期,不会有太多贪妄。可我愿付出一切,为你我求一个善终。”